德国《经理人杂志》网站5月28日刊登题为《欢迎来到“中欧”》的文章,作者为德国多特蒙德工业大学经济政治新闻学教授亨里克·米勒。全文如下:

5月 31日至6月
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正式访问德国并举行中德总理年度会晤、赴布鲁塞尔出席第十九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对比利时进行正式访问。在美国的外交、贸易和气候政策同欧洲利益发生冲突的背景下,李克强的欧洲之行引发了众多外媒的关注。德国《经理人杂志》网站近日刊登题为《欢迎来到“中欧”》的文章,称世界经济政策正在重新整理分类,两大经济体——欧盟和中国正寻找可以与自己一起解决国际问题的新伙伴。这次李克强总理访问德国、比利时,出席第十九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我认为是意义重大的时刻。李克强此访与德、欧、比领导人共同发出了推动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支持贸易投资自由便利化、维护多边主义以及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稳定的积极信号。

进入21世纪的这十多年是以美国和中国幻想当中的合作为特征的。英国经济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将这个几乎不可能的联盟称为“中美国”。

欧洲;领导人;李克强;欧盟;中欧关系;正式访问;全球化;利益;贸易;气候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这种模式开始陷入压力之下:经济上,但也在政治上。很多人将中国延续至今的对美国的巨大贸易顺差视为对美国就业岗位的威胁。而北京的领导人则认识到,中国作为超级大国无法再继续长期进行廉价出口,而是必须给本国国民带来更多的消费可能。

5月31日至6月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正式访问德国并举行中德总理年度会晤、赴布鲁塞尔出席第十九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对比利时进行正式访问。在美国的外交、贸易和气候政策同欧洲利益发生冲突的背景下,李克强的欧洲之行引发了众多外媒的关注。

眼下事情又增加了变数。这里我们说的正是特朗普。这位现任美国总统在选举期间已经威胁要对中国大规模征收惩罚性关税。

西班牙埃菲社指出,当前西方经济体正处于不确定时期,欧盟与特朗普政府关系日益紧张,英国脱欧谈判困难重重,中国希望向欧盟展示自己作为稳定的政治和经济合作者的形象。

而欧洲则惊讶于特朗普竟公然让大西洋对岸的伙伴难堪。过去几天来,他在与欧盟领导人会晤、出席北约和七国集团峰会时再次表明,美国不再是可靠的伙伴:不管是气候、国际贸易还是共同安全——这位美国总统及其手下官员都没留下什么悬念:他们并不把全球合作放在眼里。

德国《经理人杂志》网站近日刊登题为《欢迎来到“中欧”》的文章,称世界经济政策正在重新整理分类,两大经济体——欧盟和中国正寻找可以与自己一起解决国际问题的新伙伴。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丝路项目、经贸和气候问题是双方寻求新的相互理解和支持的主要关切点。

特朗普放弃美国传统上的领导角色——这造成了动荡不安。一个后果是:世界经济政策重新整理分类。另外的两大经济体——欧盟和中国寻找可以与自己一起解决国际问题的新伙伴。

英国广播公司称,中德比方面的众多官员学者纷纷强调这次访问的重大意义,中欧双方领导人共同倡导推动全球化、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战略方向上是一致的。

新一届欧盟中国峰会将于6月1日和6月2日举行。届时,中欧领导人将举行会晤。议程是全面广泛的:贸易、气候变化、移民、外交和安全政策等等。德国经济界的很多人都希望峰会能令中德这两个贸易超级大国进一步接近。

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报道称,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这次访问,也是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访德参加在汉堡举行的20国峰会做铺垫。所有的迹象都显示,中国在欧洲外交政策中的地位将迅速得到大幅提升。

现在“中欧”时代到来了吗?

受访专家: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

“中美国”以一种默默合作的方式将逆差国联系在一起,与这种模式不同,欧洲和中国都属于顺差地区。这彻底改变了政策上的出发点。以一种几乎具有磁力的方式将两者联系起来的不是商品和资金的相互交流,推动合作的也不是贸易平衡,“中欧”只能在清楚明确的约定基础上才能正常运转。这意味着:共同项目必须符合双方的经济利益。

中欧关系近年来发展平稳,因为双方经贸合作基础较好,已经形成了相对成熟的交流机制。在当前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抬头的背景下,中欧加强沟通,合作应对挑战的重要性更加凸显。双方有必要进一步增进共识,共同维护自由开放的经贸体系和全球化的健康发展。

中国和欧盟在下面这两个领域尤其具有加深合作的可能:国际贸易和气候政策。

这次李克强总理访问德国、比利时,出席第十九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我认为是意义重大的时刻。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欧洲方面的总体欢迎。这一极具潜力、联合欧亚大陆的倡议,将给中欧双方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此外,中国在气候领域发挥了越来越主动的作用,这也使得欧洲急于和中国共同承担起维护气候变化多边合作框架的责任。李克强此访与德、欧、比领导人共同发出了推动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支持贸易投资自由便利化、维护多边主义以及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稳定的积极信号。

世界贸易的很大一部分是在欧盟与中国之间进行的。维持世界贸易秩序稳定对于双方来说几乎性命攸关。特朗普似乎对国际协议的微妙之处和世界贸易组织的冲突解决机制毫不关心,而欧盟和中国却可以挽救这一体系并防止它走向混乱的保护主义。

近年来,美欧间经济竞争、贸易摩擦有所上升,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行事风格与欧洲主流不符。世界形势的变化,要求欧洲“掌握自身命运”,这符合我们对于世界多极化的预期,也为中欧合作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和动力。尽管美欧的共同利益在减少,中欧的共同利益在增加,但中欧美三方关系是三对双边关系,各有不同的逻辑、基础和发展方向。中欧关系的发展并不针对第三方。

美国曾经作为西方的领导力量守护了二战后的世界经济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如果美国不愿再扮演这一支柱性角色,欧洲和中国必须共同填补全球规范的真空。

总体来看,未来中欧关系发展前景广阔,中国也应更好地利用这个机遇去推动中欧关系的发展。首先,中欧要善于利用有利资源,把更多的共识转化为实际的行动,因为只有务实的合作才能支撑起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第二,中欧都处于国际形势和内外环境深刻变化的时期,双方要更加强调合作的全面和深入。中欧不仅要成为增长的伙伴,还要成为改革的伙伴。第三,中欧应该保持自信。在国际环境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中欧应进一步坚定共识,承担起更多的国际责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引导国际社会的健康发展,同时给中欧双方带来更大的利益。第四,中欧应该按照既有的沟通机制,妥善解决双方在经贸和投资领域的矛盾和分歧。

在气候政策上,双方也有着相似的利益。在特朗普政府淡化气候变化的影响并计划细心呵护污染严重的旧工业的同时,欧洲和中国则对继续2015年底通过的《巴黎协定》所描述的道路感兴趣。

可再生能源生产率的迅速提高代表着未来巨大的竞争优势:风力和太阳能发电将极其便宜,化石能源在某个时刻会干脆不再具有竞争力。要实现这一愿景就需要规划上的确定性:设备、网络、存储技术、电力的流动性——这些都要求长期投资。相反,能源和气候政策上的逆转或者是忽左忽右的路线会破坏核算的基础并阻碍技术创新的道路。中国和欧盟可以一起为退出化石能源作出贡献——不管特朗普出什么牌。

然而,有一点也是清楚的,“中欧”是一个非常不对等的组合:中国目前在所处地区以及地区之外要求领导权。借助新丝绸之路这样的计划,中国可能会试图扩大其主导地位。相反,欧盟是一个由较小国家组成的相对松散的联盟,它没有强有力的核心,并日益受到英国脱欧和近年来的危机导致的裂痕的削弱。

换句话说,对中国而言,从当前形势来看,欧盟未来是否还是一个可以认真对待的伙伴是个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