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过程中懂得的生活道理400字

回答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为什么有些人从幼儿园就是学霸,到了30多岁还是学霸,一毕业步入社会,高开低走,变得很渣,混得很差?

这个问题,最爱君常混的史学界也很关注。简而言之一句话:他们从小到大学的不是道理,是一车一车的知识。

只学知识不学道理,没什么用的。

图片 1

就比如萧远山、慕容博潜入少林,暗盗武功,伏魔掌、波若金刚掌学得那叫一个刻苦。以两人的知识功底和勤奋好学,手到擒来指日可待。

但是学了之后呢?非但身体没有强健起来,还像是患了隐疾。关键时候还是扫地僧出来演讲了一堆道理:本派上乘武功每日不以慈悲佛法调和化解,则戾气深入脏腑,愈隐愈深;佛由心生,佛即是觉,巴拉巴拉巴拉。萧远山、慕容博弄懂了道理所在,望峰息心,方才重得生生不息的力量。

这就是典型的学了一车知识却反受其害。

现在很多人能学好知识,却学不好道理,能将道理学以致用就更少了。学知识容易,从幼儿园就开始加减乘除、天地玄黄、ABCD,这么多年的教育经历下来,死记硬背那是基本功。加上电脑、手机普及,搜索引擎成为显学,学知识几乎就不存在门槛了。

最爱君上大学那会儿,2005年前后,班里一哥们平时史学功底麻麻哋,但课堂上总能跟着老师的思路侃侃而谈,自带网红气质,坐拥一批迷妹。后来才知道,这哥们都是带笔记本上课,选了有网络端口的位置,随时百度随时显摆。

只学知识还有一种好处,就是你学到的东西很容易转述,可以直接拿去装逼。孔子生于哪年?横渠四句怎么说?一秒钟就搜出来,可以即刻拿去转述了。

图片 2

道理就没那么容易转述了,哪怕是同样一句话,不同的人转述出来,效果大相径庭的。老司机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听者拍手称好。小处男同样感慨一下试试,不被臭鞋砸晕才怪。道理的学习、运用和转述都是要以人生经历、个人历练铺底的。没有这层底色,再多道理摆在你面前,你都get不到重点。“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又是山”,为什么?道理就在这儿。

“秦相”李斯,就是那个战国祁同伟,家庭出身很一般,但跟随大学者荀子学知识,勤奋刻苦,终成学霸,成为荀子老师最器重的学生之一。他的文章写得贼棒,我们的鲁迅先生说了:“秦之文章,李斯一人而已。”

不懂道理,学一堆知识有毛用

他也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开始职业发展三级跳,攀上了秦王嬴政,走上人生巅峰。但是,转运之后,出于妒忌,借嬴政之手杀掉同学韩非;怂恿嬴政搞焚书坑儒,搞知识垄断;后又伙同赵高做掉嬴政钦定的继承人扶苏。总之,坏事做绝。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胡亥上位两年后,李斯遭满门抄斩。

在刑场上,他对儿子感叹,在老家牵狗逐兔的快乐日子,再也回不来了。嗯,他早懂得这个道理就不至于死。或者他在干掉韩非之前,就懂得“放别人一条生路,等于放自己一条生路”的道理,也不至于一条道走到黑。

图片 3

有一种人,就是这样,知识越多越自私,互踩互压毫无底线,手段之卑劣令人寒心,跟一个没有知识也不懂任何道理的混混木有区别,而且更甚。这种人,对下,脸上总洋溢着一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气质;对上,则一副小学生状,“我啥都不懂,但我十分荣幸能够跟着领导好好学知识”,贱到骨头里。具体不举例了。

两晋时期的张翰知识多,写得一手好文章,有才名,人称“江左的阮籍”。齐王司马冏执政期间,征召他为大司马东曹掾。某天,张翰想起老家的莼菜羹、鲈鱼脍,讲了一句话:“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然后辞官回家。

这句话就是一个鸡汤道理。翻译过来大抵这样:生活不只有一线城市的功名利禄,还有美食和家乡。不久,齐王司马冏兵败,张翰得免于难。时人都说,张翰学了一集装箱知识,但关键时刻还是一个悟到的道理救了他呀。

问题:大秦宰相李斯,为何要害死学霸韩非?

秦王嬴政自从亲政以后,更加刻苦地读书学习了。有一天,他看到了两篇文章,一篇叫做《五蠹》,另一篇叫做《孤愤》。他一下子就被这两篇文章深深地吸引住了,一连看了好几遍,看到高兴处,甚至还拍案叫绝。

回答:

在《五蠹》中,作者把五种人列为国家应该严厉打击的对象:

李斯和韩非都是儒家大师荀子的弟子,但是二人确是法家人物,韩非更是法家集大成者,他把商鞅的法制,慎道的势治、申不害的术治,法家三派的学说合三为一,形成了最完备法家治国理论。
图片 4

首先是儒家学者,他们宣扬过去的仁义道德,怀疑当今的法律,动摇君主的决心;其次是四处游说的纵横家,利用谎言进行欺骗,为谋取私利而出卖国家利益;还有墨家的游侠们,携带刀剑行走天下,随意触犯国家的法律;此外还有国君身边的近臣,搜刮钱财,造谣诽谤有功的人;另外就是那些到处经商的人,他们为了挣得不义之财,囤积居奇,剥削农民。

法家正宗,舍我其谁

正所谓同行是冤家,李斯和韩非尽管是同学,但同时也是竞争对手,李斯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如韩非,如果韩非得到始皇帝嬴政的重用,那么自己将再无出头之日,这对于李斯来讲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同样法家学派也只能有一个领军人物,这个人一定是我李斯,而不是你韩非。
图片 5

图片 6

嫉贤妒能,包藏祸心

韩非出身韩国王族,属于名门望族,李斯则出身寒微,有仓鼠之悟,在韩非面前李斯有先天的自卑感,因此总是想在学问上超过韩非。但是事与愿违,韩非的治学能力无人能出其右,如果不是李斯先来到秦国,秦国的相国之位非韩非莫属。这让我想到了鬼谷子的门人孙膑和庞涓的故事,二者是何其相似。
图片 7

这五种人,都是国家的害虫,作为一个国家的君主,应该对他们严厉打击并消灭。

私心国恨,国祚不稳

韩非是个爱国者,李斯则是唯利是图的小人,这也是李斯治学上无法超越韩非的原因之一。但是因为韩非是爱国者,因此其必不能为秦国所用,对于秦国反而是威胁的存在,李斯杀之尽管有私心但也有国恨。不过韩非的死也是秦国最后国祚不稳的原因,因为失去了唯一一个有能力改造秦法的人。
图片 8

一个人的历史,一家之言。

回答:

李斯要害死韩非,主要是为了巩固自已的地位!正所谓同门是冤家,韩非的法家之学尚在李斯之上,作为商鞅铁杆粉丝的嬴政把韩非比作商鞅复生,意在重用韩非,统一天下。如果韩非被嬴政重用,那么李斯的功业将会黯淡无光,他只能在韩非之下成为大秦帝国的开朝元勋,而不能只在嬴政之下成为大秦帝国的开朝元勋!图片 9

1、李斯与韩非皆荀子大师高徒

荀子大师是战国末期最后一位儒法兼通的得道高人,最终在楚国春申君的支持下,在兰陵县开府授徒。楚国小吏李斯闻知荀子招收学生,为了改变自已卑贱的命运,毅然辞吏离家去了荀子大师处修学。韩国公子韩非觉得韩国死气沉沉,为了改变韩国命运,韩非也到荀子大师门下修习。

所以说李斯与韩非是同门师兄弟,李斯先入学是师兄,韩非后入学是师弟。荀子大师一生学究天人,道德高深,所教学生依其性格而授,教出的贤人多矣,唯李斯成为大秦帝国元勋,韩非成法家集大成者而名显天下!图片 10

2、嬴政好法,韩非法家集大成者

嬴政是一个唯法是从的君王,商鞅是他的超级偶像。嬴政少时在赵国为人质,尽管生活艰辛,但是练剑习文从不荒废,而《商君书》是嬴政的必修课,他可以将此书倒背如流,对其中的精华知之甚深,可以说嬴政是商鞅的最佳学生。嬴政一直对先祖嬴驷妄杀功臣商鞅感到愤恨,自认为如果他是秦惠文王一定会与商君联手治国平天下,也许天下万民可以少受些战乱之祸。

韩非则是将法家三派的法、术、势三合一:以道家为脑,以法治为心,以术治为手脚,以势为耳目,将法家的学问融会贯通。这部巨著就是法家的经典《韩非子》,也就是后世所谓的帝王之术,权谋之宝。图片 11

嬴政看了韩非的文章之后,将韩非引为知音,视为商君复生,欲与韩非共谋天下。在秦国强大的压力之下,韩王安交出了韩非,让韩非入秦确保秦国不侵犯韩国。

3、韩非有天下之学却无天下之心,李斯毒杀韩非

韩非入秦受到秦国君臣上下的一致热烈欢迎,嬴政对韩非寄予深切厚望。韩非虽然有天下学问,但是却因为姓韩而不愿意效忠秦国;但是作为法家巨子,韩非之学却意在统一中国,韩国疲弱,君昏臣暗,韩非之学无以施展;唯有秦国、唯有嬴政能实现韩非的学问。

作为韩国公子的韩非不愿意母国被灭,作为法家的韩非希望秦国统一天下。两相煎熬,最终韩非把自已的学问写成书,孤本独卷交给了嬴政;然后韩非上书《初见秦》篇,要求秦国不要灭韩国;之后韩非又上书《存韩》篇,再次要求秦国不要灭韩国,秦国当先灭赵国与楚国!图片 12

韩非的存韩要求尚且说得过去,但是要求秦国先灭赵国与楚国这两个强国,其实是以兵疲秦之计。因此韩非下狱,秦国要调查韩非是否和郑国(韩国水家名士,为秦国修郑国渠,以工程疲秦)一样,是韩国派来的间碟,来行使疲秦大计的。

李斯深知嬴政爱才,迟早会放了韩非;且嬴政善于收复人才,李斯、王绾、蒙恬、王剪一班人才本是吕不韦的亲信,但是都被嬴政一一收为已用,孤立了吕不韦并最终弄死了吕不韦。所以李斯决定在狱中结束韩非性命,一则扫清自已功业之路上的强敌;二则免去韩非的肉刑之苦。最终李斯给韩非透露说嬴政认定韩非为韩间,要施以酷刑,并给韩非留下了一瓶鹤顶红,让他自尽以全节全身。就这样,一代学霸韩非自尽而亡,只给世界留下了一本法家巨著!图片 13

回答:

谢邀。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李斯因为嫉妒韩非之才,最后害死了韩非。《史记》第六十三卷《老子韩非列传》的原文如下。
图片 14
(韩非子画像)

李斯、姚贾害之,毁之曰:“韩非,韩之诸公子也。今王欲并诸侯,非终为韩不为秦,此人之情也。今王不用,久留而归之,此自遗患也。不如以过法诛之。”秦王以为然,下吏治非。李斯使人遗非药,使自杀。韩非欲自陈,不得见。秦王后悔之,使人赦之,非已死矣。

话说李斯和韩非是同门师兄弟,二人都是荀子的学生,当时两人彼此惺惺相惜,都因对方十分优秀而倾心想交。在学习过程中,两人对「时评」都有独到的见解。尤其韩非,学习十分努力。韩非出身名门,他是战国时期韩国韩王之子,由于韩非从小口吃,虽然满腹经纶但得不到韩王的喜欢。幸好有好朋友李斯相伴,让他感到了人世间的温暖。

当二人学成之后,就各奔前程了。李斯直接投奔了秦始皇。并且经过几年的努力,被嬴政封为秦国宰相。韩非虽然不被韩王看重,反而学术观点,文章等收获颇丰,这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最好的注解吧。

韩非虽然很爱自己的国家,但不被韩王所重视。韩非虽然师从荀子,但他并不「食古不化」,他有自己独到的理论。兼收并蓄于「商鞅重法,申不害众术,慎到重势」等三家学说之长。以儒家与道家学说为本,集法家之大成。标新立异独树一帜。他的名气甚至超过了师弟李斯。当时秦始皇觉得他是个人才,胁迫韩王让韩非来到秦国为自己服务。
图片 15
(李斯画像)

韩非来到秦国后,秦始皇对他很重视,让宰相李斯向韩非、也就是他的师弟好好学习。李斯感到心里酸酸的,李斯心中肯定有些嫉妒韩非之才,他认为韩非的到来,自己宰相之位受到了威胁。

此时正是秦始皇「统一六国」之际,正是用人之时。韩非虽然很有才,但他是韩国贵族子弟,说实话,秦始皇不是很信任他,老秦认为:「非我同族,必有异心」。这就是秦始皇不地道了。古语云:「用人莫疑,疑人莫用」!

李斯通过观察,发现了老秦对韩非多疑,抓住秦始皇疑心重这个毛病,于是诋毁韩非:「韩非,韩之诸公子也,今王欲并诸侯。(韩)非终为韩不为秦,此人之情也。今王不用,久留而归之,此自谴祸也。不如以过法诛之」。

李斯的话就是说,韩非是身在秦国心在韩。留着不用难道留给韩国吗?到时他回韩国,岂不是秦国的敌人了,不如趁早杀了他。

秦始皇觉得李斯言之有理,下令韩非入狱,让有司审问。李斯没等多久,就派人给韩非送去了毒酒,让他自杀。韩非也不想死,想向秦王陈述自己的心迹,表明自己并非是危害秦国的人。李斯却封锁一切进言通道,韩非终不得见。
图片 16
(秦始皇画像)

秦王嬴政过了几天,想想后悔了,便下令赦免韩非,然而为时已晚。

回答:

据正野史记载李斯和韩非是同学,李斯因为嫉妒韩非的学问,所以加害韩非。具体的原因个人认为不至于这一个,其实有才的人多半傲慢,所以韩非在和李斯相处的时候,也有闹的不愉快,反过来李斯的胸量不一定大,当然也不能全部怪李斯,韩非在秦很受皇帝喜欢,他们常常坐而论道,韩非没有和李斯好好相处。

茶后闲聊!

秦王嬴政一边看,一边感慨地说:“要是能结识这两篇文章的作者,即使死了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一直陪伴在秦王嬴政身边的李斯开口说道:“大王,我认识这个作者,而且还很熟悉。”

嬴政非常兴奋,急忙问:“他是谁?他现在在哪里?”

“禀告大王,他就是我的同学,名字叫韩非,是韩国的公子。”

“你再为本王详细地介绍一下他的情况好吗?”

“韩非和我同时都在荀子门下学习过。他学习很刻苦,知识也非常渊博。韩非赞同管仲、商鞅的法治学说,并且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理论,主张依法治理国家。理论核心是法、术、势的结合。”

◎韩非:战国时期韩国的贵族,与李斯都是荀子门下的学生。韩非因为口吃的缘故而不善于言谈,但是写的文章却很出众,着作很多,都收录在《韩非子》一书中。韩非是法家思想的代表人物。

◎荀子:战国时期赵国人,是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韩非、李斯都是他的学生。他主张“性恶论”,一生中着作很多,被后人收录在《荀子》一书里。

秦王嬴政更加感兴趣了,又问李斯:“什么是法、术、势?你再仔细给我讲讲。”

李斯回答道:“‘法’就是要依法治理国家,法律必须严明。韩非曾经说过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法令,或有法不依,那么就是尧舜那样的贤君也不能管理好国家。他认为在法律面前,应该人人平等,贵族、大臣也不能有特权。只有实行法治,百姓才不敢犯上作乱。”

秦王一边听一边思索着:“依法治国,的确不错。一个国家要是没有法律,一定会大乱的。”

“那么‘术’呢?”秦王嬴政让李斯继续讲下去。

图片 17

“‘术’就是国君要有治国的谋略和手段。他认为国君应该头脑灵活,根据具体的情况处理各种不同的问题。”

秦王不住地点头,赞同地说:“这话说得也很有道理。时期不同,国君治理国家的方法也要不同,比如现在,本王要采取的治国方略是要努力兼并六国,做事的重点是对外,是军事作战。如果将来统一了天下,那么治理国家的重点也要有所变化。”

李斯趁机恭维秦王:“大王您的头脑确实非常灵活,制订的方针策略也十分英明,所以不久的将来您一定会一统天下的。”

“你再讲讲‘势’。”秦王没有在意李斯的恭维,他此时的头脑里、心里想的全是关于治理国家的策略。

“‘势’是指君王的权势。韩非主张君王要有权势、权威,要令出即行。君王如果没有权威,国家就会群龙无首,也会乱了套的。”

“他的这些治国主张真是太好了,与本王的想法不谋而合。李斯,现在秦国正需要这样的人才,你一定要想办法,把韩非请到秦国来!”秦王嬴政的眼中充满了渴慕和急切。

李斯俯首说:“大王这样重视人才,我一定会为大王想办法。不过,韩非是韩国的贵公子,性格孤傲,为人清高,不太容易请动。”

秦王嬴政急忙说:“只要他肯来,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我们不惜重金。”

李斯奉命来到韩国,见到了老同学韩非。

“老朋友啊,又见面了,我是来给你道喜来了。”李斯笑着对韩非说。

“我哪里有什么喜事?韩国现在国力衰弱,大王又听不进好的意见,没有人愿意听我说的话,前途渺茫啊。倒是你,在秦国一帆风顺,秦王又很尊重你的意见,你可以施展你的才华了。听说你现在已经身居高位了。”

李斯趁机说:“既然你在韩国如此不如意,不如跟随我一同去秦国吧。秦王看了你写的文章,非常赞赏,因此特地派我来请你,你有什么条件,秦王都可以答应。而且你到了秦国,秦王一定会重用你,你就可以施展自己的本领和抱负了。”

“我是韩国贵族,世代受国家和君王的恩惠,我怎么能背叛他们呢?再说,秦国现在对我国虎视眈眈,总想吞并了我国,我怎么能去帮助秦国,为秦国做事呢?”

韩非拒绝了秦国的邀请,而且态度异常坚决。李斯只好回国向秦王禀报。

听了李斯的汇报,秦王嬴政有些懊恼:“好言相请他不给面子,那我可就要来硬的了。李斯,你现在给我起草命令,我要派大军兵临城下去请他,看他来不来。”

李斯没有动,他觉得用这种方法邀请人才不太妥当。

图片 18

“你怎么还不行动,难道你认为这种方法不妥吗?本王其实也不想这样,可是本王实在太想得到这个人才了。你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秦王望着李斯说。

李斯低头想了想,说:“臣也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办法了。韩非这个人,实在是又倔犟,又高傲。”

秦王嬴政立刻派出大军浩浩荡荡地奔向韩国。

秦国的大军还没到韩国边境,韩王就已经惊慌失措了,急忙派使臣向秦国大将求和。

秦国大将说:“讲和可以,但要答应秦王一个条件。”

“让韩非跟我们回秦国,我们大王要见韩非。”

听了使者回来的汇报,韩王立刻答应了秦国的要求。国君都已经同意,韩非想不去也不行了。他只好带着悲伤和愤怒跟随秦国军队来到秦国。

秦王嬴政渴求贤才,但是这种派大军去请贤才的做法,在历史上还真是不多见。

相关文章